◈ 全民御鬼:我開局天墟,鎮壓萬鬼第1章 無墟者在線免費閱讀

全民御鬼:我開局天墟,鎮壓萬鬼第2章 組隊救人在線免費閱讀

華夏,永川市。

一輛被臨時徵用的大巴車,發出着嘶吼般的轟鳴聲,駛過泥濘的路面。

路面上布滿了不均勻裂痕,不像是年久失修,而像是被某種巨大外力猛砸所致,為本就破敗的路面平添一絲詭異。

周淵坐在最後一排,陽光穿過大巴揚起的沙塵打在他的臉上,一張帶點騷氣的帥臉若隱若現。

他拿着一隻布滿裂痕的手機,正對着屏幕一頓輸出。

「奇蹟行者上啊!五殺,我靠,五殺!!」

周淵激動得差點從車裡蹦了出去,赤紅色的司煊服拉開,露出裡邊的「臨時」二字。

手機里傳出與雙面龜有八分相像的聲音。

「不是,對面你們有什麼實力啊,直接給我坐下!!」

「陳陽,你這一手刀勞鬼玩的好啊,不過我這有點急事,先下了。」

周淵抬頭,奇怪地看着用詫異的目光看着他的眾人一眼。

都,都看我幹什麼啊?

想到自己剛剛說的話,周淵腦內一閃!

難道隱藏不住了?

「那你淵哥可要給你們講一講s23第一個白銀的故事了……」

眾人腦門冒出一團黑線。

深井冰吧?

這小子哪個精神病院放出來的?

一名身着赤色,明顯服裝顏色要比其他人更加深的中年看不下去了,站起身來。

「小淵,這次任務很嚴肅,你坐下!」

「好嘞,夏叔。」周淵照做,不過依舊眉宇張揚,任誰都能看出他的王霸之氣。

被周淵稱作夏叔的中年男子,額頭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,延伸到了整個頭骨,差點把整個頭蓋骨掀飛。

他面色凝重地看了一眼窗外,道:「即將抵達任務地點,此次行動臨時組織,在座的幾乎都是臨時徵召的員工。」

「任務目標:搜救臨川小區廢墟內的倖存者。」

「任務獎勵:救一人獎勵一萬華夏幣,特殊事件特殊考慮。」

「臨川小區內可能仍有厲鬼存在!剛剛被鬼物殺死的人,有可能會變成殭屍!望諸君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,積极參与救援行動!不要搜刮民宅!很可能遇險!」

夏叔一交代完,看着沉默不語的眾人,心中一顫。

鬼災,真是越來越嚴重了啊……

臨川市身為雲夢基地市下轄的保衛城市,居然連幾個正式的司煊官都派不出了,招了一群臨時工來湊數。

也不知道他們聽進自己的話沒有……

周淵看着面色凝重的夏叔,也是不由得心中一嘆。

沒錯,這是一個恐怖復蘇,靈異事件頻發的世界。

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厲鬼,逐漸侵吞着人類的世界,即使後來出現了擁有【鬼墟】,能夠通過鬼墟契約鬼物,御鬼抵抗厲鬼的御鬼師,人類仍在節節敗退,近年才穩住局勢。

反攻,還只是個遙遠的夢。

在厲鬼的侵吞下,華夏迫不得已收縮力量,儘可能地守衛國民,建立了九大基地市。

而臨川,便是雲夢基地市的保衛城市之一。

正當周淵有些蛋蛋的憂傷之時,夏叔忽的開口道:「請擁有鬼墟的御鬼師,起身。」

全場寂靜。

唯有一名少年,驕傲地站起身來。

他……並不是周淵。

看着身旁站起的少年,周淵又感到一陣蛋蛋的憂傷。

「真是世事無常,大腸包小腸啊……」

沒錯,身為穿越者的他,居然是一個無墟者!

沒有鬼墟,就無法契約鬼物。

這尼瑪不科學啊!

周淵心中默念:「系統,啟動!」

得,還是沒反應,十八年了,統子,你人呢?

抹了抹並不存在的淚水,周淵扭頭一看,那少年正用要吃人的目光看着他。

夏叔也有點懵,按照慣例特別提醒他注意安全後,便讓他坐下了。

「你就是奇蹟行者?」

一坐下,那留着細碎劉海,面容白皙,細皮嫩肉,長得比女人還秀氣的少年咬牙開口了。

周淵一聽也很懵逼,心中忽有一股不詳的預感升起,道:「奇蹟行者是我兄弟,怎麼了?」

王秀掏出自己剛剛捏碎的手機,上邊寫着奇蹟行者的一排,赫然寫着輸,而對方的猙獰鬼玩家,豪取五殺。

「玩貪婪鬼這個人,是你吧,永川小司馬!」

「額……」周淵面不改色道,「是我,那時候,我還很強。」

一聽這話,王秀再也綳不住了,「他喵的,你強個屁,中路送了十八個!五殺夢魘就是你一個個頭送出來的!」

「我去,這是要被線下單殺的節奏……」

看着臉都被氣紅的王秀,周淵心中無語,暗嘆倒霉。

你以為為什麼我要講第一個白銀的故事……

那特么是我唯一上了一次白銀好嗎?

忽的,大巴車猛烈制動,車裡頓時間人仰馬翻。

看向窗外的夏叔轉過身來,一隻眼睛冒着幽綠的光芒,像是有鬼火在裡邊跳動,詭異駭人。

「諸位,我們到了……」

臨川小區內,昔日的高樓已然倒塌,綠色的草地被燒成焦土,往日充滿生機,鶯燕環繞的小區內,此刻寂靜得令人害怕。

像是,裡邊的人全死了一樣。

「御鬼師已經基本將小區內的鬼物清除,請諸位以五人為一組,按照原計劃,進入小區內搜救!」

夏叔說話的聲音有些沙啞,一道黑光閃過,一隻身形慘白的殭屍突兀地出現在他身旁。

「我靠!白僵!」

「尼瑪,不是說好厲鬼全被清除,來這就是撿錢嗎?」

「媽媽,我要回家……」

眾人差點魂都被嚇飛了。

只有周淵和那秀氣少年面無表情。

那秀氣少年是御鬼師,自然不怕,而周淵,已經見多了。

是的,周淵已經是一名老臨時工了,這類工作他幹了不下三次。

他此刻正摩拳擦掌。

「小雯,你放心,你老哥一定會搞到給你買葯的錢的……」

想到家裡的老妹,周淵看了一眼左手的黃金戒指,舔了舔嘴唇。

這該死的世界。

「安靜!這是我的契約鬼物,白僵,它會進入小區,守在門口,如果你們遇到了鬼物,就往小區門口跑!」

看着眼前這群臨時工,夏叔心中搖頭,連帶着眼中的鬼火都跳了跳。

他看向王秀與周淵,一個,是御鬼師,一個,是苦命人。

來到周淵面前,夏東平一拍他的肩膀,道了一聲:「小子,別死了。」

「你家裡人盼着你回去呢。」

「夏叔,我答應你。」周淵握緊了拳頭,手中金屬將他手掌磨得生痛。

仔細一看,是一隻黃金戒指,上邊刻着一張鬼面的形狀,鬼面並不嚇人,但透着一股滲人的死寂,這鬼面活像一隻……

真的鬼。